2.28随想

今天看的是《中国知识分子与中古遗风》。

不知何时起,“公知”已经变成了一个贬义词,虽然我没有关注这些人,但有一些的睿智言论还是是不是会传到我的眼中。

就像文章里面说的一样,这些所谓的知识分子,认为自己有文化,站在伦理道德的制高点之上,去批判别人,针砭时弊——其实很多时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经常拿出一些大道理来唬人,却没有什么真正有意义的讨论。

我觉得的话,还是心里的优越感在作怪,讨论是完全没问题的,但是颐指气使就显得太过嚣张,令人讨厌了。嚣张这事不仅仅是公知容易出现,就是一个学生会的小部长也容易有。

希望我能保持一颗平和的心态,不膨胀也不妄自菲薄,不过这又是一件难事了。

之后又看了《花剌子模信使问题》,这一篇可以充分体现王小波的思想是如何的活跃。

他把这样一个问题引申到了学术上,学术上也有花剌子模的问题,学者的研究究竟是应该纯粹,还是为了产生好消息?这貌似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但是实际选择又其实是很难的。但更多的时候我们是没得选择的,如果不选择迎合,就是给自己找麻烦。所以当看到耍滑头的时候,我们应该抱着人艰不拆的心态来看待,谁没做过违心的事没说过违心的话呢?

最可怕的就是,你不知道你自己是不是身在花剌子模,意思就是你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做出了耍滑头的事情。

不过作为一个还未踏上社会的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现在讨论这种事情也只是空口无凭,只能祈祷自己所处的环境能够好一点,自己不会成为花剌子模信使,也不会遇上花剌子模君王。

P.S. 经过了这几天的学习(?还是划水),我发现了我还是过于依赖搜索引擎和现有的模块,很多东西我都是做一个伸手党,把东西要到了就不管了。这样就明明是最近才用到的东西,却还是得再去谷歌一次……虽然我记忆力不好,但是我觉得更多情况下是我压根没有去使用我的记忆力……哎,得多动动脑筋了,说不定我的脑袋就是这样生锈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