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随想

又看了一遍《特立独行的猪》,第一次看的时候我还感慨这只猪真聪明,不过这次看的时候我倒是想到了《少年派》里面那个动物的故事。究竟是真的有这样的猪,又或者是有这样一个特立独行的人,还或者这是王小波在那个年代所憧憬的样子?这些都不重要,但在那个时代,这样的特立独行就是那个让人喘不过气的日子中的一阵清风,一股清流了。

顺便,把《少年派》添加到待看清单了,之前一次看不是特别懂,也特别赶,是时候重新回顾一下了,这次要带着自己的思考进行。

对于另一篇文章《<我的精神家园>序》,有几句话我觉得深有其然,在此摘录下:

假如一个社会的宗旨就是反对有趣,那它比寒冰地狱又有不如。在这个领域里发议论的人总是在说:这个不宜提倡,那个不宜提倡。仿佛人活着就是为了被提倡。要真是这样,就不如不活。罗素先生说,参差多态乃是幸福的本源——弟兄姐妹们,让我们睁开眼睛往周围看看,所谓的参差多态,它在哪里呢。

现在整个社会的参差多态比起之前的时代确实有了不小的进步,但是一些人的思想还停留在之前的时代,真是为他们的孩子感到悲哀。我也知道,面对与自己的认知相冲突的事物是多么的不爽,但你可以不喜欢,但是不能随便评判。参差多态需要我们对与自己观念不同的人和事物的包容甚至是忍受。

我也要时刻提醒自己,求同存异,只有蠢人才会无时无刻不用自己的价值观去约束别人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