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体》——科技外壳下对人性的深刻剖析

初读《三体》,最吸引我的是其中的硬科幻,也就是它在科幻中融入的大量的科学知识,也因为如此小说新奇而同时贴合实际。

再读《三体》,书中深层的对人性的剖析则更加令我深思。特别是人性的反复无常在希望与绝望的交织中显露无疑。

如果要选出《三体》三部曲中的三个核心人物,那绝对是第一部的叶文洁,第二部黑暗森林的罗辑,第三部死神永生的程心。

三者都在不同程度上改变了人类文明的命运,前者是彻底打破了人类文明的安逸,将人类文明暴露在了狩猎者面前;中者则是彻底揭露了人类文明的幼稚,但同时又用自己强大的精神力震慑住了狩猎者,将人类文明稳定在了深渊边缘不至于堕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后者则是人类文明中幼稚的代表体,也正是这份幼稚,让人类没能在黑暗森林中幸存下来。

罗辑这个人是三部曲中最重要的角色,也同时是最能反映人性的角色。他出生于黄金时代,在危机纪元被委以重任,成为担任拯救全人类任务的“面壁者”。而此时的他只是一个浑浑噩噩过日子的普通人,面对面壁者这种沉重而又孤独却同时权力巨大的身份时他选择了任何普通人都会去选择的逃避。

但他可是救世主啊,他可是担负着拯救全人类的愿景呀,于是那些要被他拯救的人类中断了他的幸福生活并将他逼上了绝境。但可笑的是,当他抛却一切得到解答,同时进入冬眠等待实验结果之时,等待他的却是被全人类当做笑话。

多亏了他玩世不恭的性格,他并没有因此而被巨大的反差带来的失落所击垮。事实上也正是因为他的性格,他才能挺过作为面壁者初期那巨大的压力,换做是另外一个普通人可能已经崩溃或者迷失自我了。除了罗辑自身的性格,大史的存在也为稳定罗辑的精神起了重要的作用,在性格上这两人比较类似,都是那种活在当下不为外界所影响的类型,而这种性格在任何情况下都能舒适地活下去。(多么希望我也是这样的性格啊。

然而命运似乎要给那些过河拆桥的人类一个教训,在末日之战中,人类重新回想起来了几个世纪以前初次面对三体人的恐怖。于是理所当然的,人类紧紧抓住那根救命稻草,因而那个“笑话”又重新成为了救世主。不过跌宕起伏的地位并非是一无是处,它使得罗辑的精神力更加强大,强大到足以突破三体世界的封锁和整个三体世界相抗衡。这是多么强大的一股精神力量啊,用一己之力,将最糟糕的局势反转,将人类的生活拉回正轨,为人类营造了七十年的和平时间。

从来没有一个人是生而为救世主的,也同样没有一个人是生而为毁灭者的。这其中一定起源于某种品质——在罗辑身上是坦然面对生活,在灭霸身上是对死亡的爱;然后再在磨砺中加以强化,直到最后铸成坚不可摧的信念,或者是恶意;前者使罗辑维持住了人类的命运,后者使灭霸毁灭了无数文明。但磨砺的过程一定是极其痛苦的,甚至是压倒性的绝望,这些我们都无法想象,因为面对容易得多的困难,我们尚被压得喘不过气来。

对于罗辑,我只有无上的敬佩可以向他表达。

而程心则是把最后一根稻草放到骆驼身上的那个人。尽管人类的毁灭和她有着直接的关系,但这是全体人类的责任,而不是她的全责。人类总喜欢把命运寄托在少数人的手上,前有罗辑,后有程心。但这样做的坏处就是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面——只要这个篮子出现了问题那就是灾难性的后果。

程心并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恶人,相反她是一个极度善良的人,只是她生在了错误的年代。面对前所未见的凶恶敌人,人类依旧选择了用善良来面对,结果就只能是灭亡,而这样的选择几乎是无法改变的,在人类中没有足够大的力量可以左右整个人类的选择,连罗辑也不可以,因为人类的善良是基于他们的自信,或者更准确的来说是来源于自己的无知与自大。而这自大则是因为人类进步得太快而忘乎所以。

或许如果让章北海作为人类世界的最高领袖人类的被毁灭的命运才会改变吧。

而对于现在,三体对我来说最大的启发就是:做一个罗辑和大史那样的人,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创造属于自己生活;做一个程心那样的人,奉献自己,兼济天下。前者出世,后者入世;但有趣的是,在小说中,出世者拯救世界,入世者将世界带往毁灭,不过这也与我们现在的生活无关了。

回到人性,那些或令人肃然起敬,或令人哭笑不得,或令人心生鄙夷的结果都是人性的表达,而无分好坏。但事实上对于人性,我们可以加以约束,让自己不像狂风中的小草,随风摇曳,而像扎根于土地的大树,岿然不动。